中外网 - 关注中外最新动态!

更多文章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财经 >>前8月发债逾5700亿 券商发力重资产业务

前8月发债逾5700亿 券商发力重资产业务

时间:2019-09-09 10:06来源:人民网 作者:刘新余
再融资募得资金将主要用于扩大资本中介业务、自营业务投资规模,信息技术、风控合规投入和补充营运资金等,重资产业务成为券商布局重点。

图虫创意 图

  再融资募得资金将主要用于扩大资本中介业务、自营业务投资规模,信息技术、风控合规投入和补充营运资金等,重资产业务成为券商布局重点。

  由于大幅计提减值准备导致净资本受损,在政策放松和市场回暖背景下,券商不断通过发债、定增、配股等手段融资补血。

  Wind数据显示,2019年1月-8月份,证券公司发债规模(普通公司债、金融债和短期融资券)合计达5769.6亿元,处于历史同期高位。其中,近四成是短期融资券。

  “输血”增加流动性

  根据Wind数据统计,进入7月份以来,券商发债规模明显提升。而为“输血”中小非银机构,以及缓解部分券商的流动性风险,央行更是集中批复国泰君安、广发证券等龙头券商提高短期融资券余额上限。

  规模统计显示,前8个月,十余家大型券商短期融资券发行规模达2196亿元,占券商同期发债总规模的38.06%,比重创下2015年以来新高。按年度比较,券商前8个月的短融发行量已位居历年第四,今年全年有望超过2015年2753.6亿元的水平。

  “此次央行上调数家大型券商的短融余额,有助于改善券商流动性,拓宽券商融资渠道。”市场分析人士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“同时,此次对一线券商短融余额的普遍提升,增强了一线券商的流动性保障能力。流动性资源进一步向头部券商倾斜,预计会进一步加快券商行业强者恒强的趋势。”

  与此同时,更多相关大型券商还被核准发行金融债券,非银机构流动性再次得到释放。

  7月19日,广发证券率先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了首只券商金融债券,规模为50亿元,期限3年。此后,中信证券、中信建投、国泰君安、华泰证券、中金公司、海通证券3年期金融债也相继发行,7家券商合计发行415亿元金融债券。

  彼时,多位市场专业人士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发行金融债券是继提高短融余额后,对于支持非银机构流动性的又一重大利好。

  “获准发行金融债,首先扩大了头部券商的融资工具,增加它们的融资能力,为目前压力比较大的中小型券商提供流动性。而且金融债是在银行间市场发行,银行可以直接对证券公司提供流动性。再者,相对短融,金融债的期限比较长,一般为3-5年,在用途上更加丰富,对稳定市场的流动性比较有利。”穆迪非银分析师孔祥安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未来头部券商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,直接为中小型券商提供流动性。”

  “补血”增资布局重资产

  在为中小非银机构“输血”的同时,券商还不断通过再融资“补血”,多举措增强资本实力。

  数据显示,截至8月末,今年以来券商共计发行1923.8亿元普通公司债和1234.8亿元次级债券。定向增发、配股、可转债、短期融资券和公司债等手段“轮番上阵”,成为券商再融资的利器。

  关于募资用途,记者查阅相关公告发现,再融资募得资金将主要用于扩大资本中介业务规模,扩大自营业务投资规模,子公司增资、网点建设,信息技术、风控合规投入和补充营运资金,重资产业务成为券商大力布局的重点。

  “净资本的提高将提升公司的资本实力和行业地位,帮助公司推进金融科技建设,还可以进一步提升公司抵御风险的能力。”东吴证券相关负责人表示,为推动长期可持续发展,公司加快了战略布局,积极稳健发展资本中介及投资交易类业务、加大子公司投入,着力拓展另类投资业务、国际业务及私募基金等业务,构建更为均衡的业务组合。

  万联证券非银金融首席分析师喻刚分析认为,从长期看,2012年券商创新大会后行业向重资产转型,业务规模与资本实力息息相关。与其他金融业相比,我国证券业实力十分弱小,总资产不及银行业3%。在直接融资扩容背景下,券商亟需扩张资产规模,从而能更好服务实体经济。

  从短期看,2018年券商自营权益投资、股票质押等业务出现亏损,多家券商大幅计提资产减值准备,导致净资本受损。在政策放松和市场回暖背景下,券商迎来融资窗口期。

  行业差异化发展将加速

  随着资本市场发展,券商在金融服务体系中的定位发生着深刻变革与转型。

  就证券行业发展过程中亟待提高的方面,某大型券商首席经济学家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分析称:首先,行业业务量受制,这源于此前中国金融体系下,债权融资比例远大于股权融资;其次是资金来源问题,此前社保、养老体系尚不完善,叠加地产吸纳长期资金,导致股市长期资金偏少,与企业融资的长期需求不匹配,从而导致股市投机因素大于投资。

  他进一步表示,加上杠杆率的限制,券商的杠杆率低于银行,这是与国际市场不一样的地方,导致券商ROE(净资产收益率)低于银行,在争取大股东股权资金支持方面,券商也滞后于银行。

  此外,集中交易制度方面,境外券商做市收入是非常重要的部分,而A股投资者都在交易所直接交易,这导致大量利润留在交易所,而非券商。

  最后是资金托管问题,券商因为有历史不良记录,所以托管功能受限,导致并没有发挥投资银行的功能,金融机构如果负债端粘性不够,那么就无法做大。

  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非银团队分析师王剑指出,证券行业对直接融资贡献不足。金融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是服务实体经济,推动经济转型,这需要有一个合理的金融体系结构来满足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。

  从我国金融体系整体来看,直接融资比重较小,对新兴产业支持力度不够。这一问题在证券行业自身体现为资本市场体制性障碍、创收创利能力不强、外资券商加速竞争等各种内在隐患与外在困境,最终导致其对直接融资的有效供给严重不足。

  王剑认为,金融供给侧改革将推动我国证券行业出现四大业务转型趋势:一是投行业务将通过提高定价能力、投资管理能力以及增加国际化布局来更好地服务于新兴产业;二是以交易为中心的机构服务业务发展模式更为丰富,券商创新能力提升(如财富管理、衍生品、FICC等);三是通过扩展资本中介业务(如股票质押业务、融资融券业务),解决成长型企业融资问题;四是随着高净值客户的服务趋于定制化,券商将会依赖金融科技低成本、高效率地服务中小客户。

  因此,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推动证券行业加速形成差异化发展格局,预计未来证券行业将呈现“大而全”、“小而精”券商共存的局面。

(编辑:明辉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